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雪山派女侠
雪山派女侠

雪山派女侠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竹屋中。

  一个裸体的三头身美少女,正站在我的面前,絮絮叨叨的说着复杂难鸣的话
语,然而不知为何,本该是异常混乱的语言,我却理解的异常轻松,不过片刻,
便掌握了话中的意思。

  「哼,很厉害嘛,我说的明明是为了防和谐的乱码,却硬生生被你破解成了
无码,果然是有望成为H 界未来栋梁的人物。」

  傲娇的语气,还有胸前那可比洗衣板的贫乳,话说这个系统精灵是按谁的审
美观设定的?

  「总之你刚刚是说,我即将作为主角,而进入一个虚拟的,以侠客行、连城
诀、和笑傲江湖为背景的武侠游戏,在通关后才能脱出,而通关的方法有正派,
邪派和中性三条主路线,目标都是成为武林盟主?」

  「没错,正是如此。」

  「那么……可以走崩坏流路线么?」

  「嗯?」

  「比如用暴力拆迁战术,蹲谷底练上几十年武功,出来后不论正邪,见男人
就杀,见女人就插,彻底把世界崩坏掉什么的。」

  「可以啊,不过你可要当心出现黄棠前辈的悲剧呢。」

  好吧,杀死人也就算了,我可是对奶奶级人物敬谢不敏的,既然如此,就开
始下一个问题。

  「……好吧,等级系统,内功系统,武功系统、药物系统等等与我当年玩过
的金庸群侠传相同,这个不难理解,但是你最后说的,纯爱点系统和鬼畜点系统
是什么?」

  「游戏本身具有若干个关键场景,在这些场景中根据你的善恶选择,则会影
响后续的剧情发展,而对于这些场景的完成度,游戏会给出一个善恶的等级评分,
而给与纯爱点或是鬼畜点的奖励,换而言之,你以郭靖的模式完成场景,就可以
得到大量的纯爱点,以欧阳克的方式完成场景,则会得到大量的鬼畜点,这些奖
励点可以用来交换特殊的能力和秘籍,但纯爱点只能换来正道秘籍,鬼畜点则只
能换来邪派秘籍,其中可是有很多来自其他世界的好东西,甚至能让你实现超时
空碾压得哦。」

  「嗯,那就没问题了,话说现在可以开始么?」

  「OK,那么来填表吧。」

  说完,只见眼前的三头身少女走到我面前,接着,就这样躺在了我面前的一
张桌子上,指着自己无毛的可爱白虎,递给我一根黑色的自来水笔,说道:「写
吧。」

  「要写啥?母畜还是肉便器?」

  「哦?这就是你要代入的人物么?」

  「……对不起,请原谅我。」

  冷汗直冒的我,老老实实的拿起桌子上的笔,写下了「石破天」三个字。

  「原来你是抱金大腿党啊?不过即使用主角人物,也不会有初始武功的哦,
年轻人可不要想着投机取巧。」

  「安啦,我自有分寸的。」

  「哼,那就拭目以待了,接着填下面的吧。」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数据填写,在三头身少女的左腿上写下了「资质100 」,
右腿上写下了「刀剑天赋」,左手上写下了「玉树临风」,右手上写下了「驴」,
最后在少女的左右贫乳上写下了我选择的两项正邪初始武功,来自九阴真经的
「疗伤篇」和「迷魂大法」,最终——「少年呦,向着禽兽之道飞奔吧!」

  似乎菊花上被人踢了一脚,下一刻,我仿佛跌进了一个黑洞中……

  「AAAAAAAAA !」

  「去死吧!」

             Scene长乐帮(一)

  醒来时似乎已经是半夜了,迷糊中,我只听得脚步声来到门外,有人咳嗽了
两声,呀的一声,房门推开,两人走了进来。一个是脸有病容的老者,另一个是
个瘦子,面貌有些熟悉,依稀似乎见过。

  那老者见我睁大了眼望着他,登时脸露喜色,抢上一步,说道:「帮主,你
觉得怎样?今日你脸色可好得多了。」

  只见我一口老血喷出:「你……我日,我家丁当去哪儿了?」

  我靠!熟知剧本的我选择石破天进入,就是为了初始自带的三只萌妹子福利
啊,记得石破天在长乐帮醒来时,明明是先被丁当无比亲热暧昧的亲了一口的嘛,
怎么到了我这里,面前就成了贝海石这个病老头子了?

  差别待遇啊,这绝对是系统精灵的阴谋!

  听到我诡异的话语,贝海石脸上闪过一丝忧色,但随即又是满面喜悦之容,
笑道:「帮主大病了半月,此刻神智已复,可喜可贺,请帮主安睡养神。属下明
日再来请安。」

  说着伸出手指,在我两手腕脉上分别搭了片刻,不住点头,笑道:「帮主脉
象沉稳厚实,已无凶险,当真是吉人天相,实乃我帮上下之福。」

  看到他这幅卑躬屈膝的样子,我不由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话说按原著石
中玉那人德能力,也亏得这老家伙能忍到这样……话说怕死要怕到这种程度么?

  贝海石一听我的叹气,竟是呆了一下,随即低声道:「帮主如此叹息,可是
有甚忧虑之处?」

  我却微微摇头,随即言道:「此事关系重大,牵连我长乐帮数十年前途,不
可为外人所知,米香主可否为我和贝先生守门?」

  看来石中玉的余威积攒的不错,瘦子米横野很识相,自觉地跑到外面去看门
了,至此,我才做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向贝海石:「今日之事,不知贝
先生可知家父母是谁?」

  「敢问帮主尊堂姓名?」

  「家父姓石,单名一个清字。」

  「黑白双剑!令尊竟是……」

  纵是贝海石智计深沉,乍听到威震江湖的黑白双剑之名,神色还是微微一变。

  「贝先生请放心,家父秉性严谨守诺,我既然承长乐帮各位英豪厚爱,任了
帮主,接赏善罚恶令之事便责无旁贷,今日欲与先生相谈,实是为另一件事。」

  既然达到了震慑的作用,我急忙再安抚一下面前贝大爷的心情,长乐帮在江
湖上本就属下三滥,这大爷又是个腹黑帝,为了保命啥都干得出来,要是以为我
准备借黑白双剑的威慑而不去侠客岛,搞不好真会做出什么玉石俱焚的事情来。

  「帮主请讲。」

  「先生智计过人,帮中事物托于先生,我自是放心的,先前在江湖上行走半
年,也多少对世情有了些了解,今日只是想知道一下,当今武林之中,以我长乐
帮之势,可居于何等地位?」

  「与武当少林魔教等自不能比,然我帮众亦有数千,内外八名堂主亦各有不
凡技艺,自司徒帮主以来便雄霸江南,虽亚于嵩山,却远胜于其他四岳。」

  似乎是感到了我语气的变化,贝海石也不再延续以往的唠叨废话风格,而是
言简意赅了许多。

  这倒算是个惊喜了,要是长乐帮的堂主能有嵩山太保的平均水平,那这帮炮
灰还真是有很高的利用价值。

  「即是如此,贝先生可有奋发励志,压下五岳,与武当少林争一日短长之志?」

  「帮主此言……?」

  「男儿快意之事,不过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而已,我石破天不过弱冠之
年,已醉于温柔乡数载,尽享旖旎之福,而今欲当奋发,以余下两年为限,在武
林留一名字,不知先生可有以教我?」

  「帮主………」

  「哈,此事先不急,晚辈昔日曾偶得一心法,正可治疗先生的顽疾,承先生
关照数载,欲录下送于先生,还请先生明日来取。」

  华丽的三连击,既表达了我想要争霸武林的意愿,解释了先前淫荡无耻的原
因,又用疗伤篇在送人情的同时制造了我本身神秘莫测的烟雾,顿时将贝海石炸
的神不守舍,竟然在我说了声送客后,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自己走了出去……

  话说看书时就觉得,贝海石本身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了,顶了个智者的名头,
武功也还不错,居然能因为一个赏善罚恶令的威胁,被从雪山派脱逃的石中玉个
小毛孩压的服帖了这么多年,也真是够软骨的了……不过一个软骨的打手,也还
是有其价值的,起码可以替我去堆人海扫除杂兵甲乙丙丁什么的嘛。

  因为被系统取消了石破天的罗汉伏魔神功的关系,也就没有了阴阳冲突的问
题,说起来,看看现在的系统能力值好了:

名字:石破天

称号:装B 犯?!?!?!

  等级:1

内功:无

武功:迷魂大法(特殊武功,无等级,可对敌人产生催眠混乱效果,持续时
间视精神抗性而定)

  特殊能力:九阴真经疗伤篇(规避走火入魔,内力修行加速50% ,内伤恢复
300%,可治疗他人内伤)

  战斗力:5 (亲,你是与韦爵爷一个水平的战五渣……)

  鬼畜点:0 纯爱点:0

ORZ ……我表示压力山大……话说没了石破天的一身强悍内力傍体,几天后
的雪山派拜山事件,我真的不会被那群万字辈废柴戳成筛子么?

  看来得加速我的「挖坟计划」了啊。

               Scene end

  ?

??

???

  我:喂,我说贫乳娘童鞋,你就这么end 了?读者们喜闻乐见的啪啪啪呢?

  SR:啪啪啪,end.

我(怒):这是啥,你丫是让我捅床板么?

  SR:无其他人物,或者,你准备强暴贝海石?

  我(怒):胡说!侍剑呢?「定睛看时,却见这少女身穿鹅黄短袄,服色固
自不同,形颜亦是大异,她面庞略作圆形,眼睛睁得大大地,虽不若那绿衫少女
那般明艳绝伦,但神色间多了一份温柔,却也妩媚可喜。」这是多萌的妹子啊,
而且还像小羊羔一样没有抵抗力!我的迷魂大法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SR:……你之前不是说和贝海石有机密事宜,让米横野把周围清场了么?

  我:……系统,你!!!!!!!!!!!

  PS:关于侠客行。

  侠客行这本书我读过三遍,正好是与周进读范进文章的结果相反,第一遍觉
得很痛快,因为书的套路比较接近YY,很容易带给人傻小子成为高帅富的满足感,
第二遍也觉得也还可以,第三遍就是彻底的失望,因为作为一本武侠,这本书里,
我找不到金庸其他作品中的正义和精神。

  武侠者,以武为侠,武为表,侠为里,金庸的大多数作品,都没有脱离这个
范畴,恶人总是有的,甚至是很多,但是与此同时,善的力量也都是确实存在着
的,而且往往更加耀眼。

  射雕里有洪七公的问心无愧,神雕里有郭靖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倚天里有
明教的熊熊圣火焚我残躯,天龙里有萧峰的三军面前教单于折箭,即使是较不出
名的作品,胡斐肯为了素不相识的人千里追杀凤天南,水岱在淫威前宁死不屈,
余鱼同知错能改,不惜为文泰来舍命,这都是很耀眼而鼓舞人的精神。

  然而侠客行中,我却找不到这样的精神,或者说,这个世界中,已经没有了
维护道义的力量。

  侠客岛若真只是赏善罚恶,长乐帮早该灭门,根本就没有入岛的资格,可事
实显然并非如此,岛主们看重的也只是研究武功而已,赏善罚恶,不过是用来掩
护此举的末节。

  白自在武林名宿,可在凌霄城的倒行逆施却是触目惊心,即使醒悟,也只是
自罚,却未曾对被害者作出丝毫道歉补偿,果然不会武功的大夫在他的眼中只是
蝼蚁么?真不知他何来的面目在侠客岛斥责那位聂老拳师?

  最名实不符的是石清,黑白双剑号称大侠,可遍观全书,除了结交三教九流
的江湖朋友,以及关注自己的私事外,可曾做过什么除恶扬善的善事么?白自在,
丁不四,丁不三众多逆行,两人全然视若无睹,最终甚至与其引以为伴,可即使
是这样的人物,在那个时代已然足以称之为侠,这到底是一个何等唯力是视,黑
白颠倒的时代啊?

  至于丁不四,丁不三,丁当等人,已不必说了,侍剑的芳魂,就这样被众人
遗忘在了记忆的墙角。

  谁让她是毫无武功靠山的小丫鬟呢……

 Scene长乐帮(二)

  悲催的我,最终不得不饿着肚子在床上躺了一夜。

  我只得不断的暗自诅咒,原著里一边调戏俏丫鬟,一边让妹子喂燕窝喂小米
粥的装猪吃虎党都要死啊都要死!

  快到天明时,更听得窗外有个男子声音低声道:「启禀帮主,属下豹捷堂展
飞,有机密大事禀报。」

  我日!居然忘了这个杀星!

  当机立断,我果断的以叫破喉咙的气势大喊:「豹捷堂展飞刺杀帮主,忤逆
犯上,众人听令,将其速速拿下!」

  于是他悲催了。

  似乎本来就很紧张,又被我这一嗓子吓得够呛,心虚的他掉头就跑,结果在
花园里被及时赶到的虎猛堂香主邱山风带同大队人马一通围攻,直接打成了半残,
然后拖到了我的面前。

  这时候的展飞倒是聪明了点,一跪下便冷笑一声,大喝道:「属下无罪!」

  「哦?真的么?」

  我无谓的耸耸肩,立即发动了迷魂大法。

  「属下有罪!」

  他很快改了口。

  「很好,既然有罪,那就杀了吧,看在是帮里老兄弟的份上,不必用刑台石
了,给他个痛快好了。」

  我果断地结束了争论。

  于是,在贝海石赶到时,展飞的脑袋已经被挂在了警示用的高竿上。

  说起来,此人倒算是长乐帮少见的一条汉子,不过正所谓NTR 之仇大过天,
既然他能不顾赏善罚恶令的威胁舍命来杀我,解衣推食,收服他什么的我自然也
就不指望了,一人舍命,万夫莫敌,这样的威胁,还是尽快解决掉才放心,给贝
海石点压力也算是不多的附加效果吧。

  事情告一段落,这下终于看到了侍剑,果然是一只诱人的俏丫鬟,可问题是
……该死的天已经亮了!

  还有我准备好用来对付妹子的迷魂大法,宝贵的第一次竟用在了短命的中年
大叔身上……系统精灵,你果然是在玩我吧?

  ORZ ……。

  天终于亮了,我在侍剑的服侍下洗漱后,吃了早点,用了一点时间录好了给
贝海石的疗伤篇秘籍,然后便开始在床边各种纠结,看的侍剑直翻白眼,估计是
在暗自揣测我又在设计什么阴谋诡计,准备坏她清白吧。

  我暗自撇嘴,哼,大爷我要推你个小丫头如脱裤自渎,现在也就是没心情罢
了,也不知你得意什么?

  就在这时,只听门外有人朗声说道:「帮主醒了么?属下有事启禀。」

  Yes !群众们喜闻乐见的戏份终于来了!

  我当即长身站起,由侍剑在前引路,来到外面的一间小客厅中。只见一名身
材极高的汉子倏地从椅上站了起来,躬身行礼,道:「帮主大好了!属下陈冲之
问安。」

  我含笑点头道:「陈香主辛苦了,实为我党国……不,我长乐帮忠良干城。」

  却见陈冲之脸色大变,向后连退了两步,沉声说道:「不知属下犯了第几条
帮规?帮主若要处罚,也须大开香堂,当众宣告才成。」

  你妹!校长的训话你都受不了?先前的石中玉到底怎么虐你丫的啊?真是掰
不直的狗腿子,非得骂你几句才能High到爽么?

  既然如此,也就不必这么客气了。

  「哼,本帮主素来不曾亏待忠心之人,方才好言夸奖,陈冲之你却如此言语,
难不成是对本帮主有甚不满?」

  「在下怎敢!冒昧叨扰帮主,只因昨晚有两人擅闯总坛狮威堂,一个是四十
来岁的中年汉子,另一个是二十七八岁的女子。两人都使长剑,武功似是凌霄城
雪山派一路。属下率同部属出手擒拿,但两人剑法高明,给他们杀了三名兄弟。
那年轻女子后来腿上中了一刀,这才被擒,那汉子却给逃走了,特向帮主领罪。」

  这下就正常多了,果然狗腿子就是欠骂啊。

  「藏边雪山派么?既是有人逃走,只怕将有后患,不过不过区区一雪山派,
我长乐帮也不必太过在意,嗯,陈香主,此事当记你一大功,事后去向贝先生报
备吧,倒是方便的话,带我去瞧瞧那女子如何,且看能不能问出什么话来。」

  陈冲之躬身道:「遵命。」转身出厅,当我与他无意对视时,只见他眼中隐
约露出一丝淫笑……

  靠!我说了这么多废话,就是为了刷点印象分,加你个几十点忠诚,结果你
丫除了「去瞧瞧那女子」外,竟全当耳旁风了么?

  算了,反正我的目的也只在这里的说……

  我随着陈冲之穿房过户,经过了两座花园,来到一扇大石门前,见四名汉子
手执兵刃,分站石门之旁。四名汉子抢步过来,躬身行礼,神色于恭谨之中带着
惶恐。

  陈冲之一摆手,两名汉子当即推开石门。石门之内另有一道铁栅栏,一把大
铁锁锁着。陈冲之从身边取出钥匙亲自打开。进去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里面点
着巨烛,甬道尽处又有四名汉子把守,再是一道铁栅。过了铁栅是一扇厚厚的石
门,陈冲之开锁打开铁门,里面是间两丈见方的石室。

  一个白衣女子背坐,听得开门之声,转过脸来。陈冲之将从甬道中取来的烛
台放在进门处的几上,烛光照射到那女子脸上,却见那女子身穿一袭白袍,身型
高挑匀称,虽无丁当般明艳慧黠,却也是清秀脱俗,更兼有一股凛然远人的气质,
实是一个千中寻一的美人。

  我胯下一high,当即「脱口而出」道:「师……雪山派的寒梅女侠。」

  果然,我故意露出的口风,使得白袍女子气愤之余,也不由好奇道:「你怎
认得我?」

  这时,只听陈冲之在一旁喝道:「这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石破天石帮主,姑
娘你说话恭敬些。」

  ……一瞬间,我只感到心中有十万匹草泥马奔踏而过。

  你丫是猪队友吧?现在的石破天在江湖上那是人形自走炮的代称!堪称侠客
行时代的陈老师!哥的西门庆计划还没用就被你废了,你丫真心不是来毁我光辉
形象的么……

  果然,话音没落,只见大美人立即转头朝向里壁,再也不敢看我,呛啷啷几
下,发出铁器碰撞之声,原来她手上、脚上都戴了铐镣。

  靠!诚哥二代的威慑力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么?

  得,既然循序渐进流的潘驴邓小闲战法用不了了,那就碾压吧。

  「陈香主,先解开花女侠的手铐脚镣吧,雪山派乃当今名门大派,威德先生
武功盖世,江湖上也是人人敬仰的,对雪山高足,我长乐帮不可失礼,当以贵宾
相待。」

  我摆出阳光明媚的笑容,暗中运起迷魂大法,等着花万紫回过头来……话说
我身为堂堂帮主,好歹夸了你家师傅几句,与情与理,你都该回过头来,说两句
客气的场面话,然后么……嘿嘿嘿嘿。

  悲剧的是,就在我YY的同时,身边却响起了破锣般的淫荡笑声——「嘿嘿嘿
嘿,是,属下无知,怠慢了贵宾,咱们这便请花姑娘同到帮主房中详细『谈谈』
如何?这里地方又黑又小,无茶无酒,的确不是款待贵客的所在。」

  ……我跪了!陈大爷你真心是猪队友中的战斗猪啊!你丫真心不是龟公转业
来混江湖的么?能猥琐到这种程度,你应该去给东方不败和杨莲亭去当总管啊!!!!!
改天我把你当邦交礼物送上黑木崖算了!

  不出所料,这一嗓子下来,我先前制造的好印象又是荡然无存,只见花万紫
羞怒道:「你要杀便杀,姑娘是堂堂雪山派的传人,决不向你求饶。你这恶徒无
耻已极,竟敢有非份之想,我宁可一头撞死在这石屋之中,也决不……决不到你
房中。」

  ……没办法了,陈大爷你狠,这件事哥记下了。

  「哈哈,花女侠过虑了,陈香主乃是草莽出身,素来喜欢开玩笑,听说花女
侠昨夜受了些伤,这囚室里又脏又臭,实在是对伤势不好,如果女侠有什么闪失,
我们也很难向威德先生交代嘛,陈香主,你这便找一间无人的静室,准备好相应
药品,找大夫来为花女侠治伤,也遣人去禀明贝先生,在总舵附近寻一下雪山派
的诸位高手,诸位大侠不远万里东来,我长乐帮总该一尽地主之谊才是。」

  说话的同时,我心里眼泪在刷刷的流……陈大爷,你丫别再张嘴了,求你了!!!!!
话说我要是战斗力有500 ,直接一个一阳指点倒就上不就完了?何至于这么低声
下气啊。

  「陈冲之遵命。」

  似乎是看到我神色不善,猪队友终于识相的退场了,而我也命帮众打开牢门,
带着阳光般的和煦笑容,朗声道:「长乐帮虽是小帮,兄弟之间却也守礼重义,
石某年少识浅,数年前曾于中原有幸与令师兄『气寒西北』白大侠一会,颇为投
机,花女侠既是白大侠师妹,便是石某长辈,石某断不敢对女侠无礼,女侠佩剑
出牢门便奉还,待到伤好之后,亦不敢阻女侠行止。」

  先说了江湖道义,又拉了点门派关系,再提出归还佩剑,我一番礼数毕备的
恭敬言语说下来,总算有了些效果,似乎也是不想在牢里这样呆下去了,花万紫
终于软化了些,当下霍地立起,大踏步走了出去。随我穿过甬道、石门,出了石
牢。

  陈冲之猥琐归猥琐,办事倒还算是利落,不过片刻,已经备好了静室,又取
来了花万紫的长剑,在花园里交给了我。

  我接过剑后,便转递给花万紫。但她却似防我于递剑之时乘机下手般,竟是
气凝双臂,两手倏地探出,连鞘带剑,呼的一声抓了过去。

  对此我表示毫无压力……话说就算有压力,凭我战五渣的武力也阻止不了不
是?

  倒是美人抓过剑后,脸上却忽然一红,想来是因为自己接二连三「以小人之
心度君子之腹」的行为而有所歉意。

  拿过剑后,似乎是对我印象不错的关系,虽是仍有些警惕之心,花万紫脸上
的神情也算缓和了许多,只见她抱剑在手,准备说两句告辞的场面话:「石帮主,
花万紫这番叨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石帮主释放之德,花万紫改日…
…!」

  然后,她就在我的迷魂大法面前悲催了。

  「女侠腿上的伤尚未痊愈,石某倒是对医术略知一二,不如等石某治好女侠
的伤后,女侠再离开贵帮如何?」

  纯洁如小羊羔般的眼神,温柔的如同天使般的言语,我如同白马王子般看着
眼前中招的美人——话说迷魂大法真心是我大腹黑党的泡妞必备技能啊!!!

  「嗯。」

  眼前一阵迷糊,只见花万紫竟然两眼迷离的点了点头。

  Yeah!!!

  就这样,我在陈冲之「帮主英明神武,神鬼莫测」的敬仰目光中,抱着半倚
在我怀中的花万紫,走向了准备好的净室。

  嘿嘿嘿嘿嘿,教你小子一下,这才是真正的淫笑!!!

……话说天上怎么突然掉下只乌鸦来?

  其实治伤,也真的就是从治伤开始了。

  首先,我不可能抱着美女血流不止的大腿OOXX,其次,事后我还得避免事发
后被雪山派追杀啊。

  九阴真经作为天下武学总纲,其中的疗伤篇实是不亚于任何一本医典的绝世
秘籍,只是因为总诀和易筋锻骨篇这两章太过变态,才导致籍籍无名而已。

  花万紫所受的刀伤在小腿下方,只是擦破了一层皮的轻伤,一晚过去早已结
痂,方才才能在监牢中行动无碍,而我所要做的,也只是将伤口周边清洗干净,
包上干净的纱布,然后以疗伤篇的心法推动其内功打通其郁结的经络而已。

  不过这只是开始啦,作为治伤的回报么,在包扎好外伤后,我便除下这位寒
梅女侠的鞋子,左手托着她的纤足,右手则向上滑去,在替她疏通经络的同时,
也开始在她雪白修长的小腿上摩挲起来。

  不过片刻,随着真气的运行,只见昏迷中的白衣美人睫毛微颤,娇躯也不自
觉的颤动连连,倒还真有些昏迷中小羊羔的感觉,真是让人垂涎欲滴。

  那么,大灰狼就要开动咯。

  看着眼前诱人的美人御姐,我毫不犹豫,立即便剥落她雪白的外衫,双手穿
过衣襟和肚兜,将花美人那双高挺腻滑的美乳纳入掌中,恣意揉捏起来。

  在监牢里因为光线没看出来,话说这真心是D 以上的水平啊,28岁的美人御
姐,早就成熟的该采摘了嘛,严重鄙视雪山派那帮有眼无珠的家伙。

  暗自哂笑的同时,我则轻轻抱起美人,让她半躺在我怀中,技巧性的的在她
雪白的脖颈上来回亲吻起来,也不知是我的技巧太好,还是这位雪山派的御姐本
身就荷尔蒙过剩,不过片刻,她竟已是娇体酥软,鼻息也逐渐沉重起来,仿佛已
经在不觉中享受起了我的调弄。

  话说师姑大人你既然这么爽,那就容师侄我再进一步好了。

  虽然不知道白万剑是何等的剑道天才,让他老子出生时就给他起了个万剑的
名字,但想来至少花万紫的紫字应该是自己取的,至少从面前的紫色肚兜来看,
这位美人还真是喜欢很紫色的说。

  不过片刻,那魅惑的紫色肚兜已被我用手笼到一起,变成了一条紫色的长绳,
而衬得两边那双颤巍巍的欺霜雪乳愈发显得娇艳诱人,真是……咦,面前怎么突
然出现了一道红色泉流?

  ……真是耻辱啊!

  不可能!我可是要成为鬼畜王的男人,怎么能在这里就悲催!

  若无其事的擦干了奔涌而出的鼻血,略带些泄愤的在花万紫的乳尖上拧了一
下,然后我便在选择性遗忘掉先前的鼻血的同时,果断的扑入御姐怀里,将整个
头都埋进了那道雪白而深壑的乳沟中——比起流鼻血流死,我宁愿在美女的乳沟
中闷死!

  感受着那对雪乳的挤压,随着一阵阵的乳香从御姐的身上传来,不觉间,迷
醉的我也情不自禁地伸嘴上前,轻啜起美人的两颗饱满乳珠。

  「呜………」

  似乎是刺激太过强烈了吧,这时,昏迷中的花万紫竟低低的呻吟起来,甚至
仿佛被潜意识的欲望所驱使般,竟稍稍弓起身子,不自觉地向前挺起胸部,仿佛
想让我带给它们更大的刺激一般。

  「果然我的计划是对的,这样的淫乳娘,只玩一次就杀掉实在是太可惜了。」

  喃喃的说道,我恋恋不舍的放开了花御姐鼓胀诱人的雪乳,虽是不太担心美
人从迷魂大法中醒来,不过我还是相对轻柔的替她除下了长裤,紧接着,便毫不
客气的由下向上,一寸寸的探索起她雪白修长的大腿来。

  不愧是常年练武的女侠,花万紫的一双雪腿不仅雪嫩修长,更是弹性十足,
十指揉捏之间尽是肉感十足,不觉之间,我的手竟已攀至尽头,拨开了肚兜的底
端,将美人御姐那尘封了二十八年的处子蜜穴,彻底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已经湿成这样了啊………」

  满意的看着眼前早已娇艳欲滴的一对蜜贝,我轻笑一声,托起她清丽如仙的
雪脸,一口吻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

  女性的矜持,让花万紫下意识的眉头微皱,本能地想要把脸移开,而逃避我
的侵袭,只是可惜,在我强势的吻技面前,不过片刻,她的抵抗便被粉碎,被我
用舌头粗暴的顶开了贝齿,并进一步深入其中,纯熟地逗引起其中粉嫩的香舌。

  「吸……吸………」

  一击得手,我立即发动了最后的总攻,左手沿着美人雪白的脖颈向下,再度
深入那对深深的乳沟之中,摩挲爱抚着,而右手则是直击本垒,穿过那浓郁的美
丽花丛,还有那早已湿润绽放的两片妖媚花瓣,侵入了御姐神圣的处子禁地,揪
起那饱涨鼓满的淫珠,细细抖弄起来。

  「……不要……唔!」

  多点的连环攻势,顿时使得美人愈发情动不堪,不知何时,她娇艳的双唇已
主动与我吻在一处,秀美的臻首更是不自主的不断后仰着,而让那一头云缎般的
青丝尽数披散,将那已满是绯红的俏脸都掩去了大半。

  而她的下身则更是不堪,随着我手上的一次次抖动,只见大股大股的蜜汁,
竟是源源不断的从蜜穴中流出,一如被融化的雪山般,竟将床上的被褥都打湿了
一大片——话说这样一来,我是该担心事后怎么向侍剑解释,还是该吐槽这才是
雪山派妹子的本色?

  AAAAAAAAA ,说起来还真是后悔啊,面对这样的美胸御姐,现在却不能吃…
…等等,虽然说是不能吃,不过要是来一点特殊的……

  带着得意地淫笑,我将花万紫的身子平放在床上,然后抓起她一对饱满的雪
乳……
【完】